歡迎書友訪問創客小說網

創客小說網

正文 第2256章 九爺篇,搶手的吉祥物(3)

作品:寵妻成狂:閃婚總裁太霸道  |  分類:都市言情  |  作者:紅鸞心兒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創客小說網  www.yrnomx.tw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第2256章 九爺篇,搶手的吉祥物(3)

    心領神會,隱約間也嗅到了些不同尋常,封一霆起身的同時還看了下一邊的男人,邀請道:“程老板,一起吧?”

    跟著,一行人便一起出了門,一路將兩人送進了電梯,恰巧有另外的經理路過,路林也趁機脫身而出,電梯的門闔上,兩人才疾步轉身往回走: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臉色冷肅,霍青陽腳下的步伐也加大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收到你的消息我就去安排了。一查才發現海歌被點進包房去送餐久久未回,還正巧就在三樓,我試著讓人進去想把人給換出來、趁機支開他,結果沒想到里面的人竟然是近來崛起的萬金夜總會的幕后老板——沈萬金,這個人之前低調神秘,我們甚至連張照片都沒查到,可萬金夜總會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悄沒聲息地就起來了,越做越大,越做還越成功,服務生也是機靈,知道詳情后就沒動作而是直接退出來了,還跟我說,對這個人有印象,應該不是第一次來我們天堂星了,是老顧客!我再去探查的時候,就聽到里面噼里啪啦地、不太平,我過去也讓服務生試探了下,被攆了出來,應該是出事了,一個小姐也被扣在里面了!這不是正在三樓嗎?我怕動靜鬧大再把你們驚到了適得其反,所以才過去找的你!”

    步子一頓,霍青陽的眉頭擰了擰:“知道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“海歌沒出來,我估計,八成跟她脫不了關系,最近她可是我們這里的活招牌,來的人一半是因為她!雖然我已經暗中交代過削減她的名額跟工作量,甚至提高了價格,點的人還是絡繹不絕!”

    跟她有關?

    這丫頭那性子,雖然已經韌性十足終歸是個嬌慣長大的千金小姐,能忍得了一時就不錯了還能指望她忍耐一世嗎?不闖禍就怪了!

    可夜總會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說白了,這里就是尊嚴換錢、給人踩踏、發泄情緒的場所,有錢沒錢的,進來是為了找尊嚴,圖的就是個痛快!但她是什么出身?怎么可能承受得了這些、任人揉搓?不出事才有鬼!夜總會跟她的生活完全是兩個世界,玉龍混雜的這里也遠比她想象地要復雜的多!

    所以,他才不一直拒絕她進入,沒想到這丫頭竟然自己混進來了,而他之所以不能開除她、不能直接攆她走,也是防備她出去了再去別的夜總會,要不出事還好,要真有個三長兩短的,在不在他的地盤他都是跳到黃河洗不清,怎么跟封家人交代?關鍵還是得徹底打消了她這個念頭、讓她自己死心才是。

    他是想按著,沒想到事情會這么發展,現在還越來越失控了!

    揉了揉太陽穴,霍青陽也禁不住直擰眉頭:“這個小禍精~”

    來的時候就見她花枝招展地地極不安分,這還沒來得及教育她呢禍先上來了,真是讓人頭疼!

    轉身,霍青陽正準備進包房,手臂突然被人扯住了,步子一頓,卻聽路林再度壓低了嗓音道:

    “對了,九爺,還有一件事,沈爺過來的時候帶了保鏢,好像還有副名畫,可能剛從什么拍賣場上拿下來的或是剛買的!”

    下意識地覺得該提點他一下,別再引起誤會造成不必要的損失,畢竟他們這行,單槍匹馬跟前簇后擁可完全是兩種意思。

    點頭,霍青陽表示知道后,隨后“砰”地一聲便推開了房間的門,時間瞬間像是靜止在了這一刻,屋內,齊刷刷的目光四面八方地匯集了過來。

    視線一落,率先對上了一雙驚恐瞠目的紫瞳,面色一沉,霍青陽的心頭就竄起了一團火,垂落的拳頭不自覺地緊攥了下,大步上前,身著黑衣的男子本能地退避,甩手,霍青陽就在一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:

    “久聞沈爺大名,倒是聞名不如見面啊!沈爺這是幾個意思?一來就要砸我的場子嗎?”

    視線冷然地掃過,霍青陽眸光的焦距在對面茶幾上停留了幾分,隨后掏出一支煙,點了上去。此時,封靜怡正被一名保鏢半扯著頭發按壓著半跪在地上,動彈不得,一側的臉頰被壓在反光的臺面上扭曲到了變形,樣子凄慘狼狽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正中的沙發上,是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,成熟內斂衣著講究,唇角還帶著笑,給人的感覺卻是有些笑不達眼底的虛假,眸光交匯的瞬間甚至會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,但再去細究,又會有種眼前的男人很和善的錯覺。

    誠如霍青陽的第一感覺,直身靠前,男人卻先是呵呵笑了下:“哪里?這話該是我想說的才是!”

    同樣的掏出一支煙點了上去,男人的視線也在中間的臺桌上掃了下:“聽說天堂星出了個稀罕人,我不過是出于好奇才想過來見識下!”

    視線一轉,男人的目光落在了霍青陽的身上,眸底閃過一絲凌厲:

    “不過看來九爺的手下好像不怎么識趣、還不怎么懂規矩,我好心好意地捧著真金白銀過來,卻不止被人拂了好意、打了臉,還破了財!”

    順著男人的視線,霍青陽這才注意到男人的臉頰一側似乎有一條血色的劃痕,一邊的沙發上摔著一個歪倒的藍色珠寶禮盒,能看到光亮的鉆石閃耀,目測不是手鏈就是項鏈,應該價值不菲,中間的桌上殘留了一灘明顯的酒水,邊緣處是一副攤開了一部分、明顯被侵染到的畫。

    猛不丁地就想起了什么,霍青陽的眸子不自覺地瞇了瞇:傷痕,珠寶,名畫,被按在臺上不能動彈言語的紫瞳美女,這莫不就是完整的案發現場?

    吸了一口煙,霍青陽沒動聲色。

    頓了頓,視線一目而過,還是男人先開的口: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給九爺面子,我這兒損失地可不是一星半點兒!別的先不論,單就這副《嵩陽漢柏圖》就是乾隆皇帝的真跡,價值八千七百多萬,這一杯酒水可是毀了大半——”手機用戶請瀏覽{ http://m.ckxsw.com}  閱讀 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,書架與電腦版同步。

福建31选7中奖